第77集团军党委加强军事训练监察新闻调查

  卸下列兵军衔,重新戴上少校军衔,某防空旅财务科长王洪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  今年开训动员后,旅里组织军事基础课目摸底考核。他当时急于处理几件棘手的业务工作而没有对考核引起重视,结果“挂了一科”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旅党委责令他和其他“挂科”的机关同事戴上列兵军衔,下基层去补差。

  和王洪一起戴上列兵军衔的还有29名干部,考核不及格的原因中几乎都有这一条——“没有引起足够重视”。有的认为考机关就是做做样子,主业还是干业务;有的觉得考核不及格压力也不大,没人会拿不及格“开刀”;还有的认为在以往考核中借故“溜号”也无人严纠……

  这些机关干部的侥幸心理在集团军下发《军事训练临机督查问责情况通报》后戛然而止。针对这一问题,这个旅出台的第一条措施便是军官军事训练考核不及格,戴上列兵军衔下连当兵,直到合格为止。

  因为一名战士受了处分,连队当月“双争”被扣了分。连长王勇说,这名战士驾驶训练时坐在车上打瞌睡,被上级训练监察组发现。他说,这次扣分,将直接影响到连队年底“双争”评先。

  “没有紧箍咒,好经也没人听。”采访中,一些指挥员谈到,军事训练各级反复抓、抓反复,依然存在问题,究其原因,就是训练失职问责的“杀威棒”没有立起来。

  如果对训练失职处理不严,练兵备战如何能够落到实处?第77集团军训练监察通报传达给每名官兵后,各旅都出台相应措施对训风、考风、演风全程督导,严格训练问责制,厉行军事训练一票否决,并加重了军事训练在“双争”评分中的权值。

  为了层层传导压力,一些单位还想了不少办法。某合成旅建立了训练成绩和问题曝光台,突出问题通过连队电子显示屏曝光。每周五放电影之前,大屏幕上还会播放旅长刘亚彬与训练“挂科”的营连主官合影。

  提起上次和旅长合影的事,采访中一位连长言语尴尬:“刚休假回来就碰上基础体能考核,本以为能勉强过关,结果不小心‘挂了一科’。这给我敲响警钟,要抓好连队的训练,主官不能有丝毫思想松懈。”

  某旅领导向记者说起另一件事,集团军下发《军事训练临机督查问责情况通报》后,他们立即组织部队对照通报中的典型事例进行了一次检讨反思:勤务保障营修理连在训练时间组织剪草谁之过?

  一场春雨后,卫生区草坪长高了许多,该连指导员就安排人员赶紧把草修剪整齐。他在旅干部大会上检讨:“训练时间干与训练无关的事,症结是得了和平病。”

  随意占用训练时间是和平积弊最直观的表现之一。不少官兵反映,训练时间剪草、出公差、突击迎检等导致日常训练欠账,基层其实也有苦衷。一是有时机关工作随意性大,临机安排一些与训练周表相矛盾的工作,却不得不落实。二是基层对训练的问责力度不大,久而久之,官兵对训练的责任心就削弱了。

  一位旅长说:“工作指导一旦偏离了打仗,聚焦备战打仗的定力就不够,其他工作一多、任务一重,就与中心工作抢时间争资源。”

  集团军训练监察工作的切入点之一,就是对照新大纲要求拿起“时间卡尺”。凡是挤占训练时间的,必须在各级党委议训会上说明情况,无特殊理由的对当事人和负责人严肃问责。

  被通报问责的65个问题中,更多剑指战斗力标准没有落实到底:战备物资不到位不规范、营党委议训走过场、训练弹药销毁数据不准确……记者追踪采访相应被问责的单位和个人,这些问题就像给他们打了一针“清醒剂”。

  某旅因未及时拟制训练计划,旅参谋长作了深刻检查。该旅一起被通报的还有一个营未拟制周训练计划,2名战士训练时间擅自离岗。

  “战斗力标准绝不是喊口号喊出来的,也不是挂标语挂出来的,落细落实到基层,就体现在是否严格按纲施训的点滴上。”这个旅以此为契机,深挖出训练监督缺位、训练数据缺档等20多个训练短板。

  既不能在训练时间干与训练无关的事,更要警惕用打仗标准干与打仗无关的事。两次荣立二等功的连长简春的吐槽,道出了更深层次的问题。

  采访时,简春手里正好拿着厚厚的一叠周训练计划表。他说,按照分层分级训练要求,训练周表几乎为每名官兵量身订制了训练计划。如果用打仗的标准去迎检、甚至搞训练花架子,基层官兵即使训练时间得到了保证,也没有足够精力去实现训练“四落实”。

  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。集团军下发的《军事训练临机督查问责情况通报》传开后,简春反而感到一身轻松。

  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开始海试的消息引发全球瞩目。从无到有,中国国产航母出现在东方的海平面上,无数国人为之激动。

  大陆在台湾海峡一侧,也就是福建泉州外海举行实弹射击。是近年大陆在台海最高调的一次军演,摆明了是剑指“”。

 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